布鲁日二三事 ——比利时西弗兰德大学研修体会

作者:时间:2017-10-09点击数:

结束了无忧无虑的引导周,我们开始学习了。于我而言,这周绝对是最艰难的一周。

第一次去另一个国度的医院,一切都那么不一样,包括医院布局、医疗设备和器械、医务人员的分工协作,等等;再加上语言不通,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文化休克,近乎窒息。迷路、沟通障碍、文化差异、工作内容不同让我第一次有了“风景再美,终究不属于异乡人”的内心独白。各种困难追着我不放,幸运的是有可爱的人,也因为这样,才有了记录的欲望。

周一是学院老师Decock开车送我到医院,把我交给医院管理实习生的女士Catherine后离开,让我有什么事可以问Catherine。Catherine向我和其他比利时学生介绍医院,并把我们送去各个科室,她每说完一大段荷兰语,再用几句简单的英文讲给我听。医院里所有的标识也都是荷兰语,所以我云里雾里,不光是去医院的路上迷来迷去,在医院里也不能总是准确找到要去的地方。好在Catherine送我到骨科之前,问是否有其他同学也去骨科,一个梳着金色马尾的女生说她也去,然后转向我说:I‘m also there, I'll help you",我瞬间有了一点点安全感。到了科室,Catherine和他们说了几句什么我都听不懂,只有最后一句直戳我心,”By the way ,she speaks English"。那时的我只觉得百口难辩,心里默默祈祷,千万不要用太难的英文整我,我会很难堪的。

周二是我自己去上班的第一天,因为担心迷路,我特意早点起来。七点钟的布鲁日,外面天黑黑的,而且很冷,自行车上都是雾水。可能因为大路转弯后都是小路,最主要的问题是在我眼里,这些路、建筑、草木都一样,而且很多路都可以过去,我每转一个弯,谷歌就帮我重新设计一条路线,所以我拐来拐去,摸了一个多小时,到达科室时迟到了。然后这一整天,只要他们空下来,就电脑上Googlemap帮我研究路线。他们这里学生可以跟任何一个老师,而不是和我们一样固定跟谁,所以当我问我今天跟谁时,他们很诧异,不过一个慈祥的老护士走过来对我说,“Okay, You can follow me”。自此,Gerda一直在帮助我,周三早上骑自行车在前面教我认路(带我走了一条非常美的路,宛若魔幻片里的仙境之桥,起雾时略带神秘气息)、给我讲交通规则,告诉我她不在的时候我可以跟谁,哪个同事英语好,关心我周末是否一个人,给了我邮箱和地址,并告诉我她每周上三天班,每天6h,有很多空余时间,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她。昨天Gerda没上班,发短信问我在医院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什么问题,我邮件告诉了她昨天的请况,并表示感谢,她的回复更让我感动。”I am relief that everything is okay. You have a strong character and you are eager to learn. You know, as I said, I am always at your disposal." 还记得前天Nancy的玩笑,早上Gerda要去医生办公室交班(这里一般只有护士长或高年资护士才和医生交班),Nancy开玩笑说让她把我带上,“Take your daughter to doctors, go there together",Gerda笑着说:“No, no,I cannot do this",大家都笑了。

不仅仅是Gerda,科室里每个人都在尽力帮我。周二一个老师帮我排了这两周的班,有一个晚班21.30下班,我那时真的忍不住,泪水一下子涌出。我很难想象,晚上独自在小路上骑行,空荡荡的,要是迷路了连个可以问的人都没有,毕竟这里不像中国,九点半依然灯红酒绿、车水马龙。老师轻拍我背,连忙问我怎么了、有什么问题。我表达了自己的恐惧,问她那时候有公交吗。她说:“有公交的。实在害怕我们可以送你回家,不用担心。”其实,除了恐惧,我更多的是惭愧,只不过那一瞬间,各种滋味叠加,一下子不能忍住。我说,“你们都很忙,我站在一边什么都不能做,觉得自己很愚笨。”她一直安慰我,说:“这个过程对任何人来说都很难,我们会帮助你的。”每天下班,他们都会和我说:“再见,祝你好运,迷路了打科室电话。”Charlotte还建议,下下周Wouter来”视察“我时请3h假,带我骑车去逛一逛city center,买点巧克力。

除了老师,同学也帮我很多。加上我我们总共有4个学生。我要是问他们什么东西是干什么用的,他们会耐心向我讲解,并告诉我相关用具在什么位置、用来做什么。他们一般自带午餐,我和他们一起去餐厅,一个戴眼镜的女生带我排队,向我介绍食物,尽管她不需要买。昨天和一个很能干的女生一起准备床位,她先和我讲需要准备哪些东西,然后说:“Follow me, I’ll show you everything”。我也很乐意他们和我说,“follow me",因为他们英语更好,也会教我很多东西。周二可能是因为有同学和我一起下班,跟她一起到更衣室,就顺利到达。周三下班,我自己不能找到更衣室,走着走着又绕到了餐厅门口,就问别人,有点尴尬地碰到了他们下来吃饭,他们知道我又迷路了,我们都会心一笑,男生表现出gentleman,说:“follow me, I‘ll show you",然后把我送到更衣室门口后再去吃饭。昨天晚上因为一起下班,他问我,“能找到回家的路吗?要送吗?不过我没有太多时间,可以快点。”我说,“不用,我现在知道路了。”他说;“Are you sure? You could not find the way to cloakroom yesterday."我说:“I am sure, I found my way here in the morining"。我自己也觉得很好笑,所以写下来。

也许太多故事关于找路,但是这些稀松平常的琐碎之事,让我深深体会到什么叫“尽力帮助”。就像昨晚,我和我同学不能找到上课的教室,问了一个学生,她不知道怎么走,然后带我们去办公室问其他人,可惜他们也不知道。我们走到另一边时,有个学生刚出教室,问我需要帮助吗,结果是,他也不知道那个教室在哪里,然后带着我们找,找到为止。

布鲁日的人文情怀感动着我,我在被温暖的同时,也反思自己的不足。每个人都在很尽力地帮我,我也要自己克服种种困难,重拾"nursing"和“caring"的真谛。

(护理学院 2014级护理专业彭栾婷 )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浙江中医药大学外事处版权所有     Email:zjtcmfao@mail.hz.zj.cn     电话: 0571 - 86613545      传真: 0571 - 86613522